溶氧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溶氧仪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记者赶到九江修水县查实16岁女孩的种种传言

发布时间:2020-03-03 11:05:18 阅读: 来源:溶氧仪厂家

16岁女孩嫁给70岁老人?

3万元卖掉亲生大儿子?

即将再生的孩子又找到买家?

记者赶到修水县查实16岁女孩的种种传言

我们村有个弱智女孩,听说是小时候误食老鼠药所致,父母在其16岁时就把她嫁给一个70多岁的老人,老人靠捡破烂维生,结婚四五年了,2012年生有一子,因无力抚养,听说女孩父亲收三万元将孩子卖了,拿了一千元给老人,其余都由女孩父亲收着,今年又快要生了,听说买家已经付好了订金。

近日,网友修水播报员在百度贴吧里发表一篇名为说个长潭村真实的故事的帖子,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帖子中所说是否属实,是否真的存在买卖婴儿的事情?7月26日,晨报记者赶往帖文中所说的修水县渣津镇长潭村。

郑卫桃误食鼠药后精神失常,偶尔抽烟。

70多岁的陈义华靠捡破烂维生,经常照顾郑卫桃。

记者 梅俊 汪良红 文/摄

女孩3岁时误食老鼠药致精神失常

下午3时许,炽热的太阳依然高挂在空中,渣津镇上很冷清,几位摩的司机在路边的树下闲聊。看到有生意来,司机们赶紧凑上来询问去哪。

能带我们去长潭村吗?记者问道。

司机们相互看了看,有这个村子吗?好像没听说过。司机们讨论了一番,没有结果。

他们村有个疯癫的女孩嫁给70岁老头的。当记者说完这话时,司机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司机们说,在镇上他们经常看到一个疯癫的女孩在马路上玩耍,而且就算有车子朝她按喇叭,她也会不让路,应该就是那个女孩,我知道她住的那个村。

坐上摩的,沿着水泥路,不到十分钟就到了长潭村,虽然距离县城偏远,但路边高高筑起的楼房随处可见,俨然能看得出这个村庄还算富有。

在村里打听了一番,得知女孩叫郑卫桃,今年23岁。说起郑卫桃,村民们对她的遭遇都很怜悯。

一位知情的村民说,郑卫桃是在3岁时因误食老鼠药导致精神失常,现在每天都是疯疯癫癫的,有时候还被人家打。

在一位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郑卫桃的家,房子是一栋已经开裂的土砖房,里面坐着几位正在闲谈的中年人,其中一个光头的女孩正玩弄着手中的香烟,时不时地还捡起地上的烟头点着手中的香烟抽上两口,这名女性便是郑卫桃。

郑卫桃的父亲郑国会,今年已经60多岁,身材瘦弱,皮肤黝黑。看着眼前女儿抽着烟,他没有做丝毫阻拦,不过,在他的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苦,甚至有时他觉得是自己害女儿落得这等地步。

1990年,38岁的郑国会终于与妻子生得一个女孩。孩子生下来后,虽然每天的农活很辛苦,但看着女儿一天一天长大,夫妻俩已然忘却了劳累。

1993年,郑国会的女儿郑卫桃3岁,因为家里堆积的粮食吸引了许多老鼠,夫妻俩于是决定买些老鼠药回来,买回老鼠药,我就把它拌到红薯里,然后放在窗户上,准备药老鼠。

然而,就在那天,郑国会夫妇下地干活后,郑卫桃却将窗台上放了老鼠药的红薯当做食物吃了,夫妇俩务农回来后,发现了女儿的异常,立即将女儿送往医院抢救,虽然生命保住了,但大脑却出了问题。

一家两口仅靠120元低保生活

从那以后女儿就变得疯疯癫癫的,神志不清。看到女儿这样,郑国会不知如何是好。尽管在夫妻俩倾心照顾下,女儿的病情仍没有一点好转。在女儿6岁那年,妻子也因身体原因去世。

妻子去世,女儿疯癫,郑国会的家变得支离破碎,可对于女儿的情况,郑国会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也没时间管她,只能让她自己到处玩,到了晚上再去街上把她找回来。郑国会告诉记者,今年六十多岁的他还种了一亩地,经常要干农活,无奈之下他只能让郑卫桃到处去玩,尽管他也知道这样会很危险。

如果我不种点地,我跟女儿都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郑国会说,村里帮他办了低保,但是只有120元一个月,完全不够他跟女儿吃饭,而这120元还是帮他办理的,女儿郑卫桃没有享受到低保政策。

他们两个人完全可以都吃低保,但是村里就只分了一个名额给他们。一位村民告诉记者,这个名额还是三年前,村里冒用死人名义领取低保的事情被查之后,才办理低保,而且他们村的低保比别的地方还是要少一些。

据了解,从2013年起,江西省农村低保标准为每人每月200元,为什么在这里只有120元?记者先后两天拨打长潭村方支书的电话,但是他均在打麻将。

我们村里给郑卫桃办理了低保。方支书说,至于低保多少钱一个月,他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只有村里的文书知道。

捡破烂老人收留了疯癫的女儿

虽然村里帮忙办理了低保,但郑国会心底最感激的人还是五六年前出现在郑卫桃生命里的70岁老人陈义华。

从五六年前开始,都是这个老人在照顾郑卫桃,这个老人也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对于有传言郑卫桃嫁给70岁老人的事,村民们都给予了否认,只是告诉记者,老人见郑卫桃可怜,才去照顾她。

郑国会也否认了将女儿嫁给陈义华的说法,不过,他说,女儿多数时间是在自己家生活,女儿是住他那,并没有嫁给他。

据郑国会介绍,陈义华今年70岁,一生没有结婚,也没有子女。那天郑卫桃在外面玩的时候,看到了正在捡破烂的他,于是便跟着捡破烂,这样一跟就跟到了他的家中,好心的陈义华便给郑卫桃吃了饭,之后,郑卫桃便经常住在陈义华家。

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找到了陈义华,今年70岁的他是长潭村里一个不起眼的人,住在两间土砖房里,膝下无儿无女,生活来源主要靠捡破烂。

下午4时许,驼着背的陈义华在屋后草地上整理捡回来的废品,一年能卖四五百元,平时也有人送点东西给我吃。在陈义华住的房子里堆满了各种废品,虽然屋外光线充足,可屋里仍是一片黑暗。

当问起郑卫桃时,陈义华憨厚地笑了笑,我就是看她可怜,她父亲要做农活没办法管她,所以我就照顾她。陈义华说,为了郑卫桃他也费尽心思,每天除了给她做饭,还要去街上找她。

有时候乱拿人家东西还被打。每每想起郑卫桃被人欺负,陈义华心里十分难受。不过,让陈义华感到些许安慰的是,郑卫桃比较听他的话,而他也将郑卫桃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尽管这个女儿有些疯癫。

一名男婴已过继,肚中孩子盼领养

陈义华把郑卫桃当成了女儿,帖文中所说他与郑卫桃生的孩子自然就成了谎言,那郑卫桃之前所生的一名男婴父亲是谁,即将出生的第二个孩子又是谁的?

她经常在外面玩,谁也不知道她的孩子到底是谁的。说到这里,郑国会感到十分无奈,他也是在看到女儿的肚子大了后才知道女儿怀孕。

至于流传卖孩子的说法,郑卫桃的叔叔郑阶水很气愤,就在记者采访的前几天,渣津镇派出所还因为贩卖儿童的事情找上了他。

我哥哥家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根本就没有能力抚养这个孩子,所以我们想把这个孩子过继出去。郑阶水说,在他们放出风声之后,福建的一个老板愿意出5万元钱把男婴带走,但是被他拒绝了。

我们这里过继孩子讲究知根知底,像他那种情况就是卖孩子,这种事情我们做不出来。郑阶水告诉记者,后来他们就在当地找了一户没有孩子的人家,将孩子交给了他们抚养,并做了口头约定,孩子小的时候两家不会有任何来往,直到孩子成年之后,对方需要把郑卫桃的情况告诉给孩子。

我们总有走的那一天,到时候谁来照顾郑卫桃?郑阶水说,他们只想到这样的办法,希望过继出去的孩子以后能有良心再回来照顾母亲。

在完成过继之后,对方给了26000元钱用于照顾郑卫桃,这笔钱被郑阶水原封不动地存了起来。随后,记者在渣津镇派出所证实了郑阶水的说法,据办案的匡文文介绍,郑国会一家的案子根据他们调查了解,发现并不是所谓的贩卖儿童,因为所得的钱,他们并没有瓜分,只是看做是缺少程序的领养,至于案件最终如何定义,则需要修水县公安局断定。

过继给别人也是逼不得已的办法,当初在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就找过镇里的民政所,希望对方能给予一些帮助,把孩子送到儿童福利院,但是儿童福利院跟我们打了两个电话,以孩子有亲属为由拒绝了请求。郑阶水说,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即将出生的第二个孩子该怎么办?他告诉记者,这次他们希望有人能够通过正常手续将孩子送出去。

北京腿部塑形美容价格

北京眼部美容价格

幻眼美容

相关阅读